智慧靖江
靖江作家和文学爱好者的2017高考作文,您看怎样
来源:靖江日报  发布时间:2017-06-08 07:18:35
靖江的作家和文学爱好者也迅速“同步”考生,写了一批2017江苏卷的高考作文。

一年一度的高考,语文科目的作文题都倍受关注。今年江苏的作文题是:车来车往,车的种类纷繁复杂,生活中已离不开车,车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和观念的转变,车代表了社会的发展。以此为话题,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

靖江的作家和文学爱好者也迅速“同步”考生,写了一批高考下水作文,让我们先睹为快!

 

2017高考下水作文

 

 

高速公路上的蜗牛车

庞余亮

 

这是一个珍藏了13年的故事。

这些年,很多车因在高速公路上超速而罚款,而2004年暮春,我却在高速公路上坐上了一辆蜗牛车。蜗牛车的起点是北京,终点为河北廊坊。司机是老诗人雷霆,老爷子当年68岁。

那年春天,我去北京鲁迅文学院学习。来京之后,发觉“鲁三”的52个作家就我一个江苏的,来自县城的就几位,还有班上名气大的作家实在太多了。我给老诗人雷霆打了个电话,告诉我在班上的情况,还说北京的空气太干了,八里庄上空的鸽哨太响了,汇报的语调中带了点暗灰色。老爷子在电话中郎朗一笑,说:“既来之则安之,什么时候,我来找你喝酒!”

老爷子的京片子很养耳朵。

在一个多云的周末,雷霆老师的电话来了,说他就在鲁迅文学院的院子里。我赶紧下楼,看到满头白发的雷霆老师正拢臂斜靠在一辆银色的小汽车上。是长安铃木。雷霆老师说:“上车吧,我们去廊坊喝酒。”

我满有信心地坐上了车,随后发现司机就是雷老师。雷老师说:“你有什么不放心的,我可开过四九城里第一批摩托车。”这个我信,雷老师的诗里永有烈火和青春。他在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写给自己:“每一个去年都太年轻!”

穿过北京城,拐上了京津唐高速公路。老顽童雷霆老师“欺骗”了我。他似乎不会开车,他的车一直在慢车道上,速度为最低的60码。双车道的京津唐是条老高速公路,车流大,我听得到后面的车急按喇叭的声音。还有超越了我们时司机的国骂声。

雷霆老师肯定也听到了,他对我说:“你肯定很想问我这个老头子为什么开得这么慢?告诉你,我每次上高速,都是这个法定的最低速度。再说,以这个速度开到廊坊,恰好到了喝酒的时间。”

此后,雷霆老师没有再说话。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京津唐高速公路这辆蜗牛车,还有在我们后面赶上来并呼啸过去的车辆们。

我慢慢平静了下来。

到了廊坊,雷霆老师停了车,他带着我走过一座苹果林。苹果树上满是指头大般的青苹果,它们在树叶中摇动,像是欢迎我们来到廊坊的玉铃铛,可它们并不知道,我刚才的心中,拥有过怎样的风驰电掣。

 

 

我的车

卢丁

 

印象中坚不可摧的人民桥终于被拆重建了,去中医院不得不绕道江华路,在江华桥等红灯,一位交警走过来示意我摩托车熄火推路旁接受检查。

好好的在路上骑车,并没有违章行为,我拿出驾驶证理直气壮质问交警为何拦我的车。手持执法仪的交警告诉我,“你的摩托车没有年检,所以不能在路上行驶”。

这摩托车是姑父的,早几年姑姑随女儿落户南京后姑父一个人在靖江,今年姑父也去了南京就把车送我了,我真不知道车子还没年检,接受处罚吧。

“车子将被拖走,等办完年检手续后再放行,你的驾照将被扣3分、罚200元。”听完交警的话我很激动甚至气愤,“我也不知道车子没年检,再说我也从没违章过,难道不可以口头教育以示惩戒?”

我也向两位交警诉说我是一位肿瘤患者,是去医院取药的,能不能讲点“人性化执法”。交警根本不听我的辩解,这时许多围观的路人来看热闹,我感到莫大的耻辱,甩下车径直向医院走去。交警追上我让我在罚单上签字,我很不情愿又无可奈何画了个名字在罚单上。

打车回到家,心情难以平静,想想还是步行好,既省油钱和年检费还能锻炼身体,可走远路总不能步行吧?这倒让我很怀念起自行车来。

我很早就会骑自行车了,当年整个埭上就两家有自行车,父亲的28型“长征”牌自行车象征着一种荣耀,谁家相亲、出远门也会来向父亲借了用。我结婚的时候,自行车仍是嫁妆的重要组成部分,那时26型的“凤凰”是标配。当我的儿子用我的自行车学骑车的时候,我已经拥有一辆“重庆80”摩托车了。

儿子开上了汽车并要求我也去学车,我说骑摩托车自由自在,像我们这个家庭就是学会了开车也没能力再买呀!一辆“豪爵”踏板摩托出行我很满足,可儿子最近老是要骑我的车,他说路上太堵,开车不方便,于是我只能骑姑父送我的摩托了。

如果我今天走人民路还会被交警拦下处罚吗?人民路上有很多桥,为何只可以有一座桥叫“人民桥”?人民桥那么坚固为何要被拆了重建?遥想当年在人民路上骑自行车的情景是多么美好……想着想着,心情不再压抑,从口袋里掏出罚单再看看觉得一切都风轻云淡了。医生一再关照,像我这样的病人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好的心情,我也觉得应该去交罚款、办年检,当今社会,这么多的人、这么多的车,没有规矩是要乱套的。

 

 

妹妹家的车

顾文梅

 

20多年前,一个农民的孩子,如果想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,读书肯定是一条捷径,但也不是谁都有读书的天分。所以,买一辆卡车跑跑运输或者做点生意,便也成了捷径的一种。

我妹妹就是这么想的。所以她相亲时,看到相亲对象一手修车的泥污,就点头应允了。

婚后才发现,妹夫的修车技术,更多的是一种相亲的门面。但这没有动摇我妹妹的理想,她把嫁妆拿出来交了妹夫的驾校学费,又东挪西凑地筹足了一辆二手农用四轮车的“巨款”:一万五千元。妹夫的村子是蔬菜交易中心,附近的大棚蔬菜,都要在那里买进卖出,于是,妹妹和妹夫,就拨动着方向盘,开始了他们的蔬菜批发生涯。

当年曾经很奇葩,为了给用户省养路费,汽车的生产商都把吨位标得很小,所以尽管小四轮拉上三五千斤一点没有问题,但是由于吨位标得小,别说拉货,就是车上多坐一个人都超载。“那哪是拉货啊,简直是跟交警躲猫猫。”那段日子,妹妹说,不堪回首。

好在三年后国家治理了汽车生产的乱象,妹妹也有了一点积蓄,立即换了一个两吨的车。“这个车费用小,高速还给农产品开了绿色通道,我们终于可以稳定地赚一些钱了。”妹妹说。二吨的小车,妹夫开了五年,发现收的货开始装不下了。于是换成了十吨车。

“简直就是鸟枪换炮的感觉。”提起换这辆车的事,妹夫对当年的欣喜,记忆犹新。这辆车,不仅为妹妹在城里挣回了房子,还为妹夫挣回来一辆SUV。“车养好了,能下崽儿。”妹夫得意地说。SUV开进家门,一家人围着乐,“终于不用开着卡车回娘家了。”妹妹说。

挣钱的车变成花钱的车,节俭的妹夫一点没心疼。“有了私家车,整个生活都改变了。”妹夫说。贩菜时忙起来,SUV停在那里长时间都不开,妹夫有时会去摸摸方向盘。“不摸摸我想得慌。”妹夫开玩笑说。车于男人,就是一个大玩具,勾起了中年妹夫的童心。

开了十多年的十吨车,如今,也打算换了。“五十铃的发动机怎样?”妹夫和妹妹一起商议。“好当然好,是不是太贵了?”妹妹说。“贵啥?多拉快跑,咱们的好日子,在后头呢!”

 

 

车来车往

陆红娟

 

我小时候,爹骑着二八的凤凰牌自行车载着我和哥。我自然是那个坐在三角杠上的那个。一路上爹跟我们聊着:说说看,你长大了要干什么?

我告诉爹:长大了要做运动员!

爹说:你的脚跳橡皮筋扭伤了还能做运动员?好好读书做个医生或者教师吧!

我不做声,心里想着:你不知道下课同学们都抢着要和我一组呢!

新丰——生祠现在看来路程不算远,那时候骑车带我俩总要个半小时,腿坐麻酥了是正常的事,腿麻了,就轮流下来走走跑跑再追追。那时的腿酥还在,倚在爹的胳膊的温度还在,那一路的话茬总是想起。

女儿小时候也坐着我的车,从上托儿所时用围巾绑着,再到五年级时腿太长,大罗用汽车接送,一段时间我从接送的岗位上下岗了,有些失落。

车是宽敞,只是以后的日子,马路上愈来愈堵了。车在蜗行,喇叭在鸣,烦躁的人们企图用不断地按压喇叭发泄自己的焦躁,不能插翅起飞,一切无济于事。大罗车开得溜,以后就从小路钻,只是路遇新手,对面一堵,就稳稳地迟到。车的宽敞已冲不掉出门的各种担忧。丫头瞌睡多,舍不得让她早起几分钟,不如坐我的小电驴,再小的巷子也堵不着我,嘻嘻,七八分钟就到校门。高三那年,怕遇上雨天的一堵四十分钟,我索性租了学校门口的房子,省了各种路上的担忧。

如今,女儿上大学了,我那小电驴还在,只是英雄无用武之地,该是蒙上一层灰了吧!

女儿不在家,少了各种赶,生活节奏慢了下来。汽车除了下雨天或者要接送谁才用,一般不用。在这个县城里,一个人的11号跑车亦或自行车,也就足够了,倒也免了出门找不着停车位的上火,明明就在这办事,非得转个一大圈的郁闷,各种一不小心就罚单飘飘的心痛——这班都白上了!

车满为患的年代,既然添堵,不如绿色出行,悠闲人生也省了健身房的时间和财力,也算为环保作点小贡献。

生活慢慢慢,不如结个伴。春天一起让微风拂面,倾听芽芽发力的声音;夏日撑着伞,让那绿叶闪眼,看那花儿绚丽绽放;秋日踩着落叶,闻着阵阵果香,也可摘一粒咂咂成熟的味道;冬日顶着寒风,期待雪花来亲吻我们的脸颊!

专题策划 更多>>

靖江新闻 更多>>

1818民生直通车 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