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慧靖江
惊蛰食单|朋友圈里、电瓶三轮车上都晒着芦笋馄饨
来源:靖江日记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10 09:17:39
20多年前的这个时节,我去扬州,遇到分别几年的同学,大家便提议聚一聚。其间,免不了要大吃一顿

20多年前的这个时节,我去扬州,遇到分别几年的同学,大家便提议聚一聚。其间,免不了要大吃一顿。邑人喜欢客套,吩咐我点菜。思忖着不好让人破费,只说随便。饭店小二左右为难。颇感受累。于是拿来了菜单。菜单上有笋,吃笋咬咬春,也是俗中雅事。想想早春的笋挺贵的,自以为是地点了芦笋。我们这里沟头港边都有芦头生长,不分你家我家,尽是旅出,想来“芦笋”是便宜的。

    

到底芦笋是不是我们这里芦头的笋呢?心里没底。可以安慰的是对于吃来说,其中的想象是很膨胀的。人们吃嫩的蒲草,那嫩的芦头呢?也未可知。

芦笋菜端上来了,模样像粗大的蒜薹,哪是什么小芦头?虽然已经改刀分段,心里还是拼得出它的本尊。芦笋类似于刷了漆的毛笔,嫩到没筋,吃起来有青哈气,感觉食材和佐料并不在一个体系,青涩与咸鲜各行其道。

结账时花费三十五块。



吃了个不怎么好吃的东西,还这么费钱,心里有点不舍。同学说,要这么贵的,芦笋是抗癌的。药食同源,又药食同援。你算是点了两道菜。懂吃。

这是什么懂?全是懵懵懂懂。那时鄙薄乡下人好说“焕生”,源于“陈焕生上城”的小说。这次吃芦笋也有点像焕生,唯一的收获就是记住了有个很贵的素菜叫芦笋。



 十多年前,靖江的马桥镇搞特种种植,据说那里种了芦笋,我同事先是去拍过新闻,后来又去拍了专题。介绍芦笋、习性、种植方法、管理、销售、吃法,曾经高贵的芦笋离我们近了。



也确实如此,现在去饭店吃芦笋也是稀松平常的事,菜品不见得有多贵。菜式五花八门,大厨们或是玩起花刀,茸、切片、滚刀块;或是什么都不玩,就是将芦笋拼成一个竹排,面塑的钓翁在钓太阳。朋友圈里、电瓶三轮车上都晒着芦笋馄饨,似是新美食的占领。

20多年前吃芦笋的经历一直让我耿耿于怀。总觉得芦笋的菜不怎么好吃,大概我偏执了。



最近听传统相声《报菜名》,那是个饶舌比快的段子,它的里面有炝芦笋,方知道芦笋早已有之。孤陋寡闻,全是走了耳朵没有走心。炝芦笋只三个字,给出了两层意思,一是食材,二是做法。原来芦笋是要炝着吃的。

炝,就是将芦笋改刀,在沸水里煮一下,用酱油、醋来拌着。这是那时的正题,20多年前扬州的饭店就是这么解答的。可能那时喜欢的浓油赤酱,看不上这样的清汤寡水,如今怎又不接受新吃法了?我一直在想:我们一直在追城市的表象或灵魂,追上了却又不认识。



独家原创,欢迎分享,拒绝抄袭。联系我们:3240245767@qq.com。关注“靖江日记”,请搜索公众号“jjriji”或者“靖江日记”

专题策划 更多>>

靖江新闻 更多>>

1818民生直通车 更多>>